青桓墨晏

你找到不再痛苦的理由了吗。

【誉苏】随笔(一)

心疼渔网誉王宝宝,我已经爱上了这对冷得不行的誉苏但我不会轻易的狗带

小学生水平写着安慰我自己,提名废想哭

乱乱的称呼啥的懒得调整了,只是随笔,

只是一段写不出正剧那样的大气华丽,就这样吧【不你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誉王登基,其他皇子追封为王爷。

”陛下,依臣看,这梅长苏是一定要除掉的“

誉王蹙眉,依旧保持着手里端着翠玉茶杯的姿势,茶杯里的清茶早已凉透,只剩残香萦绕。

梅长苏,那个他崇敬的苏先生,将他当做一枚棋子,利用他的信任,使自己一错再错的人。

誉王不禁苦笑,当初自己那么想要拉拢这个麒麟才子,像个傻子一样被他骗得团团转失去了自己的大部分势力,自己该是恨的,恨之入骨!

终是未取那人的命。

誉王一手扶额,他是愈发不明白自己了。


这天真冷。

在宫中一处别院之中,白皑皑的大雪将一切掩盖,只有几株寒梅还坚强的在这纷扬的雪中开的娇艳,梅长苏静静地站着,什么也不再想,只是看着那显眼娇艳的梅花。寒风袭来,似一把刻骨的刀,肆意的从裸露在外的肌肤钻进,刺进骨子里。

”先生的身子骨不好,小心染了风寒。“

梅长苏淡淡一回头,看清了那站在雪中的明黄身影,彰显着那人尊贵的身份,白雪落在那人身上,梅长苏一恍惚,像是回到了过去,那个一心拉拢他的七珠亲王,誉王。

”先生,景桓来看你了。“誉王小步走过来,一挥袖,又是一礼,举手投足之间,尽显华贵之气。只见誉王轻勾嘴角淡淡一笑,”看来先生很不高兴本王的拜访啊。“

梅长苏只是淡淡的说道:”誉王殿下不必向苏某行如此大礼,苏某怕是承受不起。“

誉王也不恼,只身向前,伸出手将梅长苏披在身上的披风又往里扯了一番,才满意的放开手,道:”先生此言差矣。“梅长苏不懂誉王这番话的意思,还未开口便感觉一阵天翻地覆,只感到很暖,像是躺在了暖炉身边一样,梅长苏累了,又尽力的向暖源处靠近,誉王感觉到梅长苏像小猫一样的动作,心下一喜,又抱紧了些,”先生这般轻,在这宫中过得不舒坦吗?“

梅长苏听着誉王的声音,好像很近又好像很远,听得不真切,只看见誉王欣喜而勾起的嘴角,誉王后面在说些什么已是听不到了。







评论(4)
热度(17)

© 青桓墨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