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桓墨晏

你找到不再痛苦的理由了吗。

【深海】古伞.

陈深的家里有一个精美的铜制盒。

它一直静静的躺在家里最显眼只要一进门都可以看得到的地方。

这个盒子里面装的是一把有着花雕柄手高贵的古伞,陈深小时候偷偷看过一次就被其精致高雅的外形震惊了,大大的眼睛满是喜欢,恨不得将伞抱着不撒手,却只是伸出手轻轻碰了一下伞柄,他怕他会碰坏这把伞只好恋恋不舍的盖上盒子。

陈深的心里一直装着这把伞。

小姑娘的伞都是很艳丽的,洋气的,但陈深心里总会想到家里高雅的古伞,他会瘪瘪嘴小声说,你们的伞都没有它好看,它是我见过世界上最好看的伞!

他很宝贝这把伞,父母动了一下这个桐盒子陈深都会很紧张,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。他气愤愤的说:
“不要弄坏它!”继而又小心的摸摸盒子,像安慰一个朋友一样,“不用怕,有我在。”

他相信它一定能听到。

他一直都相信。

后来大了之后,陈深把装着古伞的桐盒子放到了箱子底,这把伞也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陈深压箱底的物品。无论去到哪儿,陈深都不会落下它,它就静静的躺在铜盒子里,像是一位高雅的绅士。

陈深说不上喜欢伞,他只是喜欢着这把古伞。

在生日这天他将放了很久的铜盒子小心的拿了出来,抱在怀里,不大的蛋糕前只坐着一个人和一个盒子,铜盒在蜡烛跳跃的火苗下亮亮的,他暗暗的许了一个愿望。

“我想抱抱你。”

打从陈深见到这把伞起,他相信他与伞之间有着默契,他也说不准为什么他对一把古伞有着别样的情愫,他们就像认识了好久好久,久到不能分开。

“我知道你肯定在。”

他在夜晚里,抱着盒子睡着了。

在梦里,陈深看见了一个人,一个和过往梦到的那个高贵的人一样,那人西装革履挺拔傲然,手里撑着一把高雅精致的黑伞。

他笑了,他说。

他叫唐山海。

陈深想起来了,他看着面前高贵的人,那人目光如炬正如他的名字一样,俯仰过河山。

泪水在眼眶中打转,陈深嘴里喃喃道:“山海…”,他颤抖的伸出手,终于抱住了他。

亦如他想过无数次的那样,紧紧相拥。

在梦里,没关系的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趁脑洞来一发(。◝ᴗ◜。)
自己写的就很甜耶,太太们一把一把的大长刀把我虐到想狗带(´;︵;`)
锅我背,他们是最辛福的。
(´- へ -、)

评论
热度(16)

© 青桓墨晏 | Powered by LOFTER